快捷搜索:  

大型纪录片《征程》|第三集 智造的力量

他(ta)们(men)研发、制造水陆两栖飞机,托举中国大飞机梦想。他(ta)们(men)打造中国高铁亮丽名片,挑战速度新极限。制造业,立国之本,强国之基,兴国之器。跨越百年,中国制造迈向中国创造。

鲲龙 AG600,中国自主研发的(de)大型水陆两栖飞机。清晨六点,黄领才到达现场。又一次试飞即将开始。今天,他(ta)们(men)将测试飞机在两千至三千米高度时的(de)操作性能。

大型水陆两栖飞机,可以满足我(wo)国森林灭火、水上救援的(de)迫切需要,是(shi)国家应急体系的(de) 空中利器 。 AG600拥有4500公里的(de)大航程,可以从中国最北端直飞海南三亚。独特的(de)大通舱结构设(she)计,一次可救援50人(ren)。舱底设(she)有大型储水箱,只需20秒,即可从水面汲取12吨水,实施灭火救援。它(ta)与大型运输机运-20、喷气式客机C919并称为中国大飞机 三剑客 。 

航空工业通飞华南公司(gongsi)(gongsi) 总工程师 黄领才:每次我(wo)们(men)机组登机,我(wo)们(men)都会送他(ta)们(men)到机前,每次飞行回来,我(wo)们(men)也都会去迎接机组,我(wo)们(men)把每一次飞行都当作第一次飞行来认真地对(dui)待,因为毕竟飞行总是(shi)带有一定的(de)风险。

一切准备就绪,飞机即将起飞。得到塔台通知,飞机缓缓推出,几分钟后,飞机顺利腾空。

中控室气氛瞬间紧张起来。从监控画面上看,飞机仍在正常飞行,但黄领才他(ta)们(men)发现起落架没有收放到位。突如其来的(de)意外让这场试飞匆匆结束。起落架收放出现故障,直接影响飞机起降的(de)安全,他(ta)们(men)丝毫不敢大意,排查故障的(de)工作立即展开。

飞机的(de)设(she)计制造是(shi)极其复杂的(de)系统工程。工程师们(men)正是(shi)在这样的(de)点滴改进中,不断完善设(she)计。

我(wo)们(men)水动力实验室做了上万次的(de)滑行实验,做了几十种模型,开始有些模型不行,在滑行过程当中不断地这种撞击拍击,把模型都撞坏了。

航空工业AG600项目 现场常务副总指挥 熊贤鹏:我(wo)们(men)干一架飞机,前面考虑得再好(hao)再完美,等你(ni)到把这个飞机做出来的(de)时候,你(ni)总会发现,你(ni)还是(shi)会有遗憾。我(wo)们(men)实际上就是(shi)在这个遗憾中,不断地去前进。

经过上万次试验,调整飞机的(de)上百万个参数。历时五年,AG600团队(tuandui)(dui)完成了第一架技术验证机的(de)最终设(she)计方案。他(ta)们(men)又用了两年,在第一代机型基础上,完成了第二架全状态新构型灭火机的(de)设(she)计。

AG600选装四台国产涡桨发动机,全机五万多结构件、两万多系统件中,98%由国内供应商提供,主要机载设(she)备均为国产配套,这是(shi)一架真正的(de) 中国制造 。

AG600从研发到制造,培养了二十多家系统供应商,带动上下游产业链协同发展,成为发展高端制造业的(de)重要抓手。

晚上11点,这已经是(shi)大家排查起落架故障的(de)第二天。大家反复测试着起落架的(de)收放。

经过系统排查,大家发现,这次起落架故障是(shi)传感器的(de)问题。

长时间(shijian)科研攻关,黄领才一直身处各种压力之中,有时也会感到疲惫和焦虑。每每这时,他(ta)都会去一个地方看看。

这座雕像,是(shi)有着 中国航空之父 之称的(de)冯如。1909年,距离世界第一架飞机诞生仅仅六年,冯如就制造出了中国人(ren)的(de)第一架飞机,三年后,在一场飞行表演时,不幸失事牺牲,年仅28岁。

航空工业通飞华南公司(gongsi)(gongsi) 总工程师 黄领才:在他(ta)牺牲之前,他(ta)还和他(ta)的(de)同伴讲,不要因为我(wo)的(de)牺牲而终止了我(wo)们(men)的(de)飞机制造事业,当年冯如研制的(de)飞机是(shi)世界先进水平的(de),很可惜的(de)是(shi)他(ta)没有能够在他(ta)的(de)手中实现中国的(de)航空的(de)强大,但是(shi)我(wo)们(men)赶上了好(hao)的(de)时机,我(wo)们(men)有机会参加这样的(de)大型的(de)型号的(de)一个研制,我(wo)觉得我(wo)们(men)很幸运。

2018年10月20日,AG600迎来更大的(de)考验。这里是(shi)位于湖北荆门的(de)漳河水库,AG600要在这片800万平方米的(de)水域进行水上首飞。

滑行于万顷碧波中的(de)AG600,开始加速。最紧张的(de)时刻到了。重达50多吨的(de)大飞机,即将冲破水的(de)阻力。在空中翱翔了近半个小时后,AG600平稳落于水面。

航空工业通飞华南公司(gongsi)(gongsi) 总工程师 黄领才:当时飞机安全落地,那时候眼泪 唰 就下来了,话都说不出来。这个其实那种激动,应该说那也是(shi)那一个八年多的(de)研制历程的(de)综合的(de)一个反应。

航空工业AG600项目 现场常务副总指挥 熊贤鹏:我(wo)现在整个这个职业生涯,干了AG600,我(wo)们(men)感到非常自豪,也非常有幸,能够有这么一个机会,国家给了我(wo)们(men)这个机会,能把这个型号干下来。

2021年,第13届珠海航展。AG600第一次在公众面前展示(zhanshi)汲水、投水系列灭火动作。这一功能,让 鲲龙 AG600具备了强大的(de)救援灭火能力。

从AG600立项至今

这期间,一百五十多家单位、数以万计的(de)科研人(ren)员参与了AG600的(de)研发制造,填补了国产大型水陆两栖飞机的(de)空白。

2022年中秋佳节,AG600项目的(de)第二架飞机在湖北荆门进行了水上试飞。与此同时,第三架飞机在珠海完成了陆上首飞。未来它(ta)们(men)都将投入到国家应急体系中,承担灭火救援的(de)重任。

航空工业通飞华南公司(gongsi)(gongsi) 总工程师 黄领才:能够造出大飞机来,是(shi)你(ni)的(de)工业技术基础、你(ni)的(de)技术要达到相应的(de)这个水平,你(ni)才能造得出来。全世界能够造大飞机的(de)国家也寥寥无几,因此它(ta)是(shi)一个国家经济实力、科技(keji)实力的(de)一个综合体现。

过去十年,一件件像AG600这样的(de)国之重器,横空出世,它(ta)们(men)不仅引领中国制造走向尖端,也改变着每个人(ren)的(de)生活。

高铁,一张闪亮的(de)国家名片,它(ta)让无数人(ren)在流动中追逐、实现梦想。

山东青岛,这片庞大厂区,占地面积达170万平方米。近一半的(de)中国高速列车在这里研发制造,跨越山海,驶向全国各地。2022年5月,又一列崭新的(de)高铁列车完成总装,接受出厂前最后的(de)测试。

梁建(jian)英是(shi)中国高铁时代的(de)同行者和见证者,参与了中国几乎全部速度等级高速列车的(de)研发工作。眼前这辆时速达到350公里的(de)复兴号列车,正是(shi)梁建(jian)英作为总工程师主持设(she)计的(de)杰作。几百米外,与复兴号列车相向而行的(de),是(shi)梁建(jian)英和团队(tuandui)(dui)的(de)又一杰作 时速可达600公里的(de)磁浮列车。

国家高速列车技术创新中心主任 梁建(jian)英:现在我(wo)们(men)看到的(de)这个车,就是(shi)我(wo)们(men)最新设(she)计的(de)时速600公里的(de)高速磁浮交通系统。

如果这辆列车投入运营,将成为世界上速度最快的(de)地面交通工具。600公里的(de)时速,接近复兴号列车的(de)两倍。高速磁浮列车惊人(ren)的(de)速度飞跃,是(shi)怎样实现的(de)呢?今天,梁建(jian)英和团队(tuandui)(dui)正在进行列车的(de)悬浮试验。总重60吨的(de)车体,将离开地面,在轨道上方10毫米处悬浮。

国家高速列车技术创新中心主任 梁建(jian)英:那么如何能够让它(ta)把这么大的(de)一个重物,稳稳地浮起来,这就是(shi)我(wo)们(men)要去攻克的(de)难点,那么我(wo)们(men)就需要有这个感知系统,有这个控制系统,有这个执行机构。

轨道通电、启动程序,列车离开轨道。轨道和车体中间,只有短短10毫米的(de)距离。车体悬浮的(de)力量来自超强的(de)磁场。轨道和车底的(de)线圈,通电后产生超强磁场。磁场像一只无形的(de)手,托举起列车,完成速度的(de)跨越。600公里时速,10毫米的(de)距离,悬浮的(de)稳定性,容不得丝毫差错。

国家高速列车技术创新中心主任 梁建(jian)英:我(wo)们(men)用了13个月的(de)调试,才最终达到了理想的(de)这样的(de)一个悬浮状态,让列车能够非常稳地这样地浮在这儿。那么我(wo)们(men)这个车辆,你(ni)想要它(ta)成功,想要达到你(ni)的(de)理想的(de)这个目标,这就像你(ni)的(de),养育你(ni)的(de)孩子一样,你(ni)一定要是(shi)花心思、花工夫。

高速磁浮列车的(de)安全性,是(shi)梁建(jian)英和团队(tuandui)(dui)最关注的(de)问题。今天,他(ta)们(men)准备进行碰撞试验,测试车头的(de)安全性。

近三十年职业生涯里,梁建(jian)英参与研发了二十多个车型,每个车型,在定型之前都需要完成十几次的(de)碰撞试验。这是(shi)在考验高速列车被动安全防护技术,这项技术是(shi)世界高速列车领域的(de)一项 制高点 ,梁建(jian)英团队(tuandui)(dui)整整用了五年来研发。

高速列车,即将迎来一次安全性的(de)测试。车头吸收的(de)能量,没有达到预期水平。这意味着列车一旦发生碰撞,司乘人(ren)员的(de)安全难以保证。团队(tuandui)(dui)气氛低沉,梁建(jian)英却面色平静。近三十年的(de)研发生涯里,这样的(de)情形她(ta)已经遇到过太多次。

国家高速列车技术创新中心主任 梁建(jian)英:你(ni)像咱们(men)复兴号这个车辆,从设(she)计到我(wo)们(men)车辆的(de)这个交付,那我(wo)们(men)一共是(shi)做了这个503项的(de)仿真分析,做了这个5200多项的(de)地面试验,那么做了2300多项的(de)这个线路试验,这个过程还是(shi)非常痛苦的(de)。

作为研发,失败是(shi)必然的(de),没有哪一个研发成功是(shi)必然的(de),我(wo)们(men)只要能够把问题带回来,这也是(shi)非常了不起的(de)一个事情。

带着问题回来就是(shi)收获 ,这是(shi)梁建(jian)英鼓励团队(tuandui)(dui)直面挫折时常说的(de)话。

今天,碰撞试验的(de)结果没有达到预期,梁建(jian)英平静地带领大家一起排查问题。最终发现,是(shi)列车车头零件的(de)加工精度和组装顺序出现了问题。

几个月后,梁建(jian)英团队(tuandui)(dui)再次进行碰撞试验,结果表明,高速列车吸能装置达到预期水平,司乘空间保持完整,车辆防撞性能优异。

未来,在更高时速的(de)列车安全性保障上,梁建(jian)英团队(tuandui)(dui)又迈出了一步。

从2016年开始,历经五年研制,通过1680多项仿真计算、4250余项地面台架试验和500余项线路试验,高速磁浮列车迎来了新一次的(de)测试。 

就像过去的(de)近三十年一样,每逢重要的(de)测试阶段,梁建(jian)英都要登车检查各处细节。行李箱的(de)大小,灯光是(shi)否有助于乘客的(de)休息,都是(shi)她(ta)留意的(de)地方。

国家高速列车技术创新中心主任 梁建(jian)英:以人(ren)为中心、以人(ren)为本的(de)这个设(she)计理念,是(shi)我(wo)们(men)每一个设(she)计师都应该遵循的(de)基本原则。作为我(wo)们(men)这样的(de)一个载运工具,我(wo)们(men)本身就是(shi)为人(ren)来服务(fuwu)的(de)。

今天,中国大地上驰骋的(de)高铁车型,几乎有一半是(shi)梁建(jian)英主持或参与设(she)计的(de),平常出行,梁建(jian)英也总是(shi)喜欢坐高铁。

国家高速列车技术创新中心主任 梁建(jian)英:我(wo)们(men)就会以乘客的(de)身份去体验,那么看哪儿还有需要提升,我(wo)发现,这个工作实际上是(shi)给许多民众带来了幸福感,我(wo)们(men)现在每次听到他(ta)们(men)说,你(ni)们(men)这个高铁真是(shi)给我(wo)们(men)解决了大问题,那我(wo)听到这句话,我(wo)觉着可能比给我(wo)奖励我(wo)还要高兴。

设(she)计工作的(de)间隙,梁建(jian)英经常去厂里的(de)制造车间看看,自动化机器人(ren)是(shi)生产线上的(de)主力设(she)备,下料、组合、成型,在这里,每四小时完成一辆车体的(de)生产。50万个精细零部件涉及机械、冶金、机电、材料、仪器、电力、通信、化工等诸多产业,它(ta)们(men)组成的(de)庞然大物,是(shi)工业美学和中国制造能力的(de)展现。

国家高速列车技术创新中心主任 梁建(jian)英:中国高铁的(de)创新走到了今天,实际上这也就反映出来了一个国家的(de)强大,一个国家的(de)政策的(de)正确性,给我(wo)们(men)带来这样的(de)一个产业轰轰烈烈发展的(de)一个好(hao)的(de)时机。

制造业是(shi)国民经济的(de)主体,是(shi)立国之本,强国之基,兴国之器。党的(de)十八大以来,中国制造业正发生着历史性的(de)变化。在世界500种主要工业产品(chanpin)中,中国有40%以上产品(chanpin)的(de)产量世界第一,在多个行业形成规模庞大、技术领先的(de)生产实力。高技术制造业增加值占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比重从2012年的(de)9.4%提高到2021年的(de)15.1%;随着中国制造竞争力的(de)明显提升,中国正从制造业大国向着制造业强国大踏步迈进。

大型纪录片《征程》|第三集 智造的力量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

共有:258人留言! 共有:258人喜欢本文! 点赞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加载中......
发表评论